狄更斯

狄更斯:召唤人们向善的明灯
[名家简介]
查尔斯·狄更斯(1812~1870),19世纪英国著名的现实主义小说家,是与莎士比亚比肩的、英语民族家喻户晓的文学巨人。他出身贫贱,10岁就因父亲欠债入狱而被迫辍学,在鞋油作坊当学徒。年纪稍大后,他曾在律师事务所当练习生,担任审案时的速记员,还做过报社记者。丰富的阅历使他早熟早慧,刻苦自学和艰辛劳动帮助他最终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狄更斯一生共完成了二十多部长篇小说,《匹克威克外传》、《雾都孤儿》、《大卫·科波菲尔》、《双城记》等作品,早已成为世界文学宝库中的璀璨明珠,他也被后世奉为“召唤人们回到欢笑和仁爱中来的明灯”,马克思将他称为英国“一批杰出的小说家”的代表。
2012年是狄更斯诞生200周年,英国驻华大使馆和语文报社共同举办了“我们的时代”主题征文活动,以此向一代文豪致敬。
 
[含英咀华]雾都孤儿(节选)[英]狄更斯  1600
[阅读导引]《雾都孤儿》是一部描写贫苦儿童悲惨命运的作品,狄更斯在自序中说,“本书的一个目的,就是追求无情的真实”。主人公奥立弗·退斯特是一个富裕人家的私生子,母亲产后即去世。奥立弗在人间地狱般的贫民收容所里度过了悲惨的四年,后给一家棺材店领去当学徒。他不堪虐待,只身跑到伦敦,又被骗卷入了盗贼集团。幸好一位仁慈的有钱人布朗劳先生救了他,但不久他再次落入贼手,几经波折,又回到布朗劳身边……小说抨击了当时社会的黑暗和虚伪,更赞美了可贵的向善之心。以下的节选,是奥立弗在收容所里的生活片段,揭露了所谓慈善事业的真相。让我们从“奥利弗添粥”这一经典章节中,去欣赏狄更斯那招牌式的讽刺、幽默和夸张的表现手法吧。
男童们吃饭的地方是一座石墙大厅,大厅尽头放着一口锅;开饭时,一位大师傅系上围裙,由一两个女的作助手,用长柄勺子从锅里舀稀粥。每一男童可以领到一小碗这样的佳肴,没有更多的了,除非逢到盛大的节日,那时才外加二又四分之一英两的面包。粥碗从来不需要洗。孩子们总是用汤匙把碗刮到恢复锃光瓦亮为止。刮完了以后(这件事照例花不了很多时间,因为汤匙同碗的大小差不多),他们坐在那里,眼巴巴地望看粥锅,恨不得把砌锅灶的砖头也吞下去,同时十分卖力地吮自己的手指头,指望发现偶然溅在那上面的粥嘎巴儿。男孩子通常胃口都很好。奥立弗·退斯特和他的伙伴们忍受了三个月这种慢性饥饿的折磨,最后实在被饿火烧得快发疯了。有一名个子长得比年龄大、没有过惯这种日子的男童(他父亲开过一家小饭馆),阴郁地向他的伙伴们暗示,除非每天再给他一碗粥,否则难保某一天夜里他不会把睡在他旁边的一个幼弱孩童吃掉。他说时目露凶光,饿相吓人,大家都深信不疑。孩子们经过磋商,用抽签的办法决定由一个人在当天晚餐后去向大师傅要求添粥。中签的是奥立弗·退斯特。
到了傍晚时分,孩子们纷纷就座。大师傅系着厨子的围裙在锅旁一站,充当助手的贫妇站在他后面;粥都分到了,毫不费时的食事之前冗长的感恩祷告也做了。碗里的粥已一扫而光,孩子们开始交头接耳,向奥立弗挤眉弄眼;离他最近的就用胳膊时碰碰他。他虽是个孩子,却已被饥饿和痛苦逼得不顾一切,铤而走险。他从饭桌旁站起来,拿着碗和汤匙走到大师傅跟前,对于自己这样胆大妄为自己也有些吃惊地说:“对不起,先生,我还要。”
大师傅是个健壮的胖子,可是他竟顿时面色煞白,呆若木鸡。他向这个造反的小家伙凝视半晌,然后倚在锅灶上,靠它支住身子。那几名助手由于惊愕,孩子们则由于紧张,一个个都不能动弹。
“什么?!”大师傅终于开了口,声音相当微弱。
“对不起,先生,”奥立弗重复了一遍,“我还要。”
大师傅用长柄勺子对准奥立弗的脑袋猛击一下,抓住他的胳膊,尖声高呼,把干事叫来。
理事们正在隆重举行一次秘密会议,忽然班布尔先生气急败坏地闯进会议室,向坐在高椅里的绅士报告:
“林金斯先生,请原谅,先生!奥立弗·退斯特还要!”
在座的人个个大吃一惊。每一张脸上都现出骇愕的表情。
“还要?!”林金斯先生说道。“班布尔,你定一定神,毫不含糊地回答我的问题。我是否应该这样理解:他吃了按定量发给他的晚餐还要添?”
“他还要添,先生,”班布尔答道。
“那小鬼将来准上绞架。”穿白背心的绅士说。“我知道那小鬼将来准上绞架。”
没有人反驳这位绅士的预言。接着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奥立弗立刻被禁闭起来;第二天早晨,大门外面贴出一张告示:任何人要是愿意解除教区的负担,把奥立弗·退斯特领走,可得酬金五镑。换句话说,任何男人或女人,如果需要一名学徒从事任何手艺、任何买卖或行业,都可以来领五英镑和奥立弗·退斯特。
“我一生在别的事情上从未这样确信不疑,”穿白背心的绅士第二天早晨敲着门板看了这张告示后说,“我一生在别的事情上从未这样确信不疑,唯独对这个小鬼,我断定他将来准上绞架。”(选自上海译文出版社《雾都孤儿》一书)
 
 
                         (名人少年时)爱书的狄更斯  
 
    “大概是5岁的时候吧,父亲常常带着我到郊外去散步,一边走,一边说着一个又一个故事……”这是狄更斯的记忆中,印象相当深刻的一件事。
    除了父亲,当时在狄更斯家里工作的保姆玛丽,也常会讲故事给狄更斯和其他孩子们听。只不过,以吓唬小孩为乐的玛丽,总喜欢说些骇人听闻的恐怖故事,把孩子们一个个吓得心惊胆战、梦魇连连……
    正是在父亲以及保姆玛丽所带来的这些故事里,让童年的狄更斯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故事”!
    进入小学后的狄更斯,更将自己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投注于读书。只要走进父亲的书房,从书架上取下一本自己不曾读过的小说开始阅读,小小的狄更斯就忘了自己身旁原有的一切,只让自己的全部身心皆沉浸于《鲁滨孙漂流记》、《唐吉诃德》或父亲收藏的其他古典小说里。他开怀地跟在汤姆·琼斯身后,顽皮地四处漫游;也英气勃勃地跨上唐吉诃德的战马,前去攻击想象中的恶人;更勇气十足地踩着鲁滨孙的脚步,登上一座未知的荒岛……
    而且,即使自己已离开了父亲的书房,但对书中的故事世界无法稍有忘怀的狄更斯,仍异常巧妙地在自己心里,将自己锐利眼光所观察到的或自己灵敏的听觉所听到的日常生活中的一切,与自己脑海里、根据所读故事延展出的幻想世界融为一体,在其中自顾自地,扮演着另一个不同于真实人生的角色!
    “是这些书,使我的幻想始终保持生动。”日后狄更斯自言:“邻居们家中的每一座谷仓,教堂里任一角落的每一块石子,从园子里传来的每一声脚步声,在我心底,都与我所读的那些书,完完全全地结合在一起。”
 
[天天一乐]

    纹纹:“妈妈,开心是什么意思?”妈妈:“开心就是很高兴。”纹纹:“那关心就是不高兴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