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家面对面4

沈括:中国科学史中最奇特的人物

[名家简介]
    沈括(1031~1095),北宋科学家、政治家。字存中,杭州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父亲沈周长期在外做官,沈括从小相随游历,广闻博览。沈括24岁入仕途,34岁中进士,积极参与王安石变法,政绩卓著。公元1082年,因同僚在抵御西夏入侵的“永乐城(今陕西米脂)之战”中失利,沈括受到株连被贬。晚年居润州梦溪(今江苏镇江),根据平生阅历撰写了光耀中国科技史册的《梦溪笔谈》,被誉为“中国古代科技第一百科全书”。沈括是一位博学多才的科学奇才,在天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地学等自然学科领域中,都有精湛的研究和辉煌的建树。著名的英国科学史家李约瑟博士称他为“中国科学史中最奇特的人物”。
               [代表作精选]《梦溪笔谈》二则 
[阅读导引]
沈括是科技史上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他在《梦溪笔谈》中记述的科技知识,具有极高的价值。北宋一些重大科技发明和科技人物,都赖本书之记载而得以传世,其中就包括毕升发明的泥活字印刷术等等。非但如此,该书还记录了沈括自己的许多创见,比如下面节选的关于凹凸镜的成像规律这一片段。而且,沈括的才华还表现在人文科学方面,《笔谈》约有五分之一的篇幅涉及了考古、语言、音乐等内容,我们为同学们选编的另一篇就是他对于文学创作的见解。《笔谈》全书文字简约,表述严谨,描写生动,正反映了沈括良好的文学修养。
[原文]古人铸鉴,鉴大则平,鉴小则凸。凡鉴洼则照人而大,凸则照人面小。小鉴不能全视人面,故令微凸,收人面令小,则鉴虽小而能全纳人面,仍覆量鉴之小大,增损高下,常令人面与鉴大小相若。
    [释意] 在我国,制造铜镜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商周时代。在本则笔记中,沈括比较了各类古铜镜的规格,阐明了镜面大小与曲率的关系,这些认识是符合凸面镜成像规律的。大意如下:
古人铸造铜镜时,大镜子就铸成平的,小镜子就铸成凸的。凡是凹面的镜就会把人面孔照大,凸面镜就会把人面孔照小。小镜子不能把人的脸照全,所以让它微微凸起,把人的面孔收缩变小,于是镜子虽小,一样能把人的面孔照全。铸镜时,要根据镜子的大小,调节镜子的凸凹程度,总要使照出来的人的面孔与镜子的大小相当。
 
 
[原文]小律诗虽末技,工之不造微,不足以名家。故唐人皆尽一生之业为之,至于字字皆炼,得之甚难,但患观者灭裂,则不见其工。故不唯为之难,知音亦鲜,设有苦心得之者,未必为人所知。若字字皆是无瑕可指,语意亦掞(yàn)丽,但细论无功,景意纵全,一读便尽,更无可讽味,此类最易为人激赏,乃诗之《折杨》、《黄华》也。譬若三馆楷书作字,不可谓不精不丽,求其佳处,到死无一笔,此病最难为医也。 
[释意]沈括在文学方面也很有造诣,《笔谈》中就有不少对涉及文学创作的段落。上面这一篇尤其出彩,大意如下:
短小的律诗虽然只是雕虫小技,如果功夫不够精微,也无法成为名家。唐朝人都竭尽一生的心血来创作律诗,以至于字字都要锤炼,写成一首律诗很难,只是担心读者粗心不细读,不能欣赏其中的工巧。有些作品字字妥帖毫无瑕疵可以指责,只是一细细推敲就发现没一点好处可言,不能反复吟咏,这类作品最容易被人大肆赞赏。如同在馆阁中用楷书抄写的公文,上面的楷书不能说不够精致漂亮,但若寻求其中可以当作艺术来欣赏的佳处,到死也寻不出一笔,这种毛病最难医治。
 
 
                     (名人逸事)不图安逸厌清闲
昭文馆(当时的皇家图书馆——编者注)里的工作本来是十分轻松的。校书官们每天翻检出几本馆藏旧书,逐页阅读,看看有无错别字、漏字和模糊难辨的字。工作没有定额,干起来悠闲自在。不少人漫不经心地读着,口里啜饮清茶,心里却盘算着别的事。半天读下来,也检查不出一处漏误。可是总不能不表现一下校勘的“业绩”吧!于是,随便用墨涂掉一两个字,然后在墨团近旁原封不动地把涂掉的字照抄一遍,表示改正了一两个错字。这种敷衍塞责、弄虚作假的招术,很快被沈括识破。校书官们劝沈括睁一眼闭一眼,不必太认真了。
  沈括不以为然。他认为,校书好比打扫尘土,打扫三四遍之后还可能有蒙尘之处。他参照多种版本,辨误补漏,并且比较涂改方法的优劣。刮洗会损毁纸张,用纸片粘贴又容易脱落。涂白粉覆盖,须一遍又一遍,才能漫灭错字。沈括经过琢磨,选用雌黄这种深黄色矿物粉末,以水调成糊,用于涂改,效果很好。流传至今的成语“信口雌黄”,指的就是用雌黄胡乱涂改文字,乱发议论。
  安逸清闲不是沈括的追求。编校书籍正是他汲取知识、增长才干的大好时机。加上他少年时代游历四方的亲见耳闻,沈括的学识渐趋渊博。
  在昭文馆里,沈括挤出时间钻研历代天文书籍,提出了不少科学创见。有一次,一位官长问他:“日和月的形状,究竟是像一颗弹丸呢,还是一柄团扇?”
   “像弹丸。”沈括对此素有研究,早就深思熟虑过,这时自然脱口而出。 
  “何以见得?”
  “可以用月的盈亏来验证。”沈括回答。“月本无光,好比一颗银丸,太阳光照射其上,才有反光。我们看到新月,那是太阳光照在它的侧面,好似一弯银钩。太阳离月渐远,日光斜照,月亮也就渐渐圆满。”
  沈括边说边擎起一个圆球。圆球表面一半涂有白粉。他把圆球白粉的一面正对官长,说:“这是满月,月亮是一轮正圆。”再把圆球移至侧面,涂白粉的地方显示弯钩形。“官长请看,月亮像弹丸否?”
  沈括这一番直观的比喻,浅近而又贴切地阐发了东汉天文学家张衡的主张——月不发光,只是日光反照。
  官长越听兴趣越浓,又问:“那么,日食、月食又是怎么回事呢?”
  沈括回答:“月亮运行到太阳和地球之间,挡住了太阳光,地面上投下了月亮的影子。在那里见不到太阳,这就是日食。同样,月亮走进地球的影子里,太阳光射不到月亮上,月食便发生了。”
  这些日月食的成因、过程及其规律,沈括都说得一清二楚,而且和现代科学的结论相当接近,足见沈括在昭文馆里不曾虚掷光阴。昭文馆的藏书为他提供了丰富的知识乳汁,哺育他成为科学巨人。
 

[天天一乐]

    周末骑车回家的路上车链出了问题,骑上几圈就掉,骑上几圈就掉。途中巧遇一个美女,一路上,我骑到她前边一点,然后下车上链子被她超过,修好后超过她,接着链子再次崩溃,继续下车修。一半路程时我下车修车,美女骑到我身边停下问“你是想要我的电话么?”

 

 

发表评论